当前位置:
您现在的位置: 名人字画网 >> 书画名家 >> 信息浏览

扬州第九怪季之光

 

 

姓    名:

扬州第九怪季之光 性    别:

所在地区:

扬州     气: 2854

加入时间:

2012-8-31    

简    介:

季公火佛--季之光 季之光 生于1936年12月27日,江苏扬州人。全国收藏家联谊会副秘书长,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,有“中国火花大王”、“扬州第九怪”、“季公火佛”、“火中仙”、“火花神”等誉。他15岁开始收藏收集火花。 编著有《火柴盒贴选》、《季之光的火花世界》、《火花贴画选》、《中国火花画册》、《中国火花(日文版)·季之光本》、《趣谈火花》(合著)、《中国火柴盒贴集锦》(周大光编辑、...
 
 详细介绍

季公火佛--季之光
季之光 生于1936年12月27日,江苏扬州人。全国收藏家联谊会副秘书长,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,有“中国火花大王”、“扬州第九怪”、“季公火佛”、“火中仙”、“火花神”等誉。他15岁开始收藏收集火花。
编著有《火柴盒贴选》、《季之光的火花世界》、《火花贴画选》、《中国火花画册》、《中国火花(日文版)·季之光本》、《趣谈火花》(合著)、《中国火柴盒贴集锦》(周大光编辑、季之光供稿、吴之寮撰文)、《火花贴画》、(江苏人民美术出版社)、《中国火柴盒贴集锦》、(北京外文出版社,分别用中、英、日、法、德、西班牙文出版)、《季之光火花世界》(江苏文艺出版社)、《贺年片小辑》(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)、《趣谈火花》(山东文艺出版社)、《心灵的礼物、贺年片赠言》(山东文艺出版社)等。

火花收藏中国第一
季之光15岁就开始收藏火花,60多年来,已收藏120多个国家的14万种、150多万枚火花,成了中国收藏火花最多的人;在世界排名上和日本的吉泽贞以及苏联的阿萨洛夫名列世界第三,数量在中国为第一;中国相声大师侯宝林称季之光为{济公火佛}。他曾在20多个省市举办过100多次火花展览,并同许多国家的火花协会进行友好交往。

       在其收藏品中有我国现知最早出品的 “舞龙牌” 火花、已经是绝品的1971年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的纪念火花、日本的浮世绘磷票火花、印度的“吉祥痣”妇女火花、以及捷克的千塔火花等。他收藏的我国早期火花已成为研究我国火柴工业史的珍贵实物资料。

     此外,他还兼收各国烟壳、洒标、贺年片、纪念章、请柬、戏剧节目单、旅游门票、钱币、打火机、立体画片、民间玩具、名人书画等,约有5万件左右。是扬州市民公认的“扬州第九怪”,扬州的“城市名片”。
  季之光在世界上享有盛誉,莫斯科收藏家协会、英国皇家火花协会、波兰火花协会、捷克火花俱乐部吸收他为成员,他还是中国钱币协会、中国收藏家协会、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的会员和《中国收藏》杂志编委。
高个,清癯,淡淡的白下口音,手边总拎着一个皮包。那是一个什锦杂陈的所在,一阵寒暄之后,多半会向你打开。什么名人像片、贺年卡、火花,甚至字画,里面是一应俱全,让人大开眼界。

为求珍品 洗碗三天
  季之光,人称“季呆瓜”。有一次,季之光发现有个饭店老板有张“美人”火花,为求得这枚珍品,季之光免费上门给饭店洗碗三天。
  季之光被人唤作“扬州第九怪”,但“扬州第九怪”的雅号并不是他一个人独享的,用他自己的话说,只不过知道“九怪”季之光的人更多一些罢了。
  “曾经叫‘扬州第九怪’的人有很多。”季之光笑着说。据其介绍,著名古建专家陈从周、书画家李亚如、红色收藏家史明等人的“第九怪”名头都非常响。红色收藏家史明以收藏毛泽东像章著名,被国内收藏界誉为“中国毛泽东像章收藏八大家”之一。有一次,史明在湖南长沙举办了一次毛泽东像章藏品展,当地报纸皆以“扬州第九怪”称之。长沙一位姓张的读者见到这样的称呼后,替季之光鸣不平,打电话到当地报社纠正了这个“问题”。不过,史明倒也谦虚,对季之光也非常敬重,在他后来的名片上,主动去掉“扬州第九怪”字样,而是写上了“扬州又一怪”。这段故事也成就了中国收藏界的一段佳话。
  据季之光粗略地统计,“扬州第九怪”共有11人之多,但季之光的“九怪”之名响彻大江南北后,这个数字一直没有增加,真是“扬州怪人何其多,火佛之后谁数九?”而那些对怪名情有独钟的人们纷纷“退九进十”,如今,叫“扬州第十怪”的人竟有30多个,竞争相当激烈。

生日过一年,岁数“忽大忽小”
  季之光的父亲,是一名国民党少将,当时家庭条件不差,可父亲一心想要一个女儿,所以对排行老四的季之光并不喜欢,从他一出生,便给他取名“小闩子”,意思是男孩。
  到此为止,凑一桌打麻将已经足够了。但季之光小时候天生愚钝,大家也总是讥笑他,喊他“季大瓜”、“大山芋” ,即便是父亲也没能将这种厌恶埋在心里,嫌他又脏又笨又讨厌,总说“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儿子!”
  因为不讨喜欢,打小到大,家里就压根没给季之光过过一个生日。时间长了,他也就忘记了自己的生日。结婚后,妻子周祥芳有时埋怨季之光:“跟你结婚这么多年了,都不晓得你多大岁数,人家都有生日,你倒没有?”季之光很无奈,只好根据两个堂哥的回忆,选择了一个“近似值”的良辰吉日作为自己的“生日”。
  在季之光家的客厅内,挂着一幅姚世耘的百寿图,旁边是邱家尧“火光佛光季之光,米寿茶寿藏者寿”的寿联。前年,季之光八十岁,可他一年之中总在不停地过生日,邀请朋友参加他的生日宴,前后已经办了好几十桌。
 “这都是没有生日惹的祸!”季之光无奈地摇着头。因为朋友都知道去年是他八十岁,而具体的出生日期,连季之光本人也不知晓。但凡有朋友问起,他便悄悄地请几个朋友撮一顿。这样的状况横亘了一年。

  据季之光介绍,他的年龄曾有几次增减。当年,他报考华东军政大学,年龄不够,就在填表时耍了个小聪明,季之光一下子给自己加了5岁。哪晓得后来要讨老婆了,又嫌年龄大了,加上那又穷又怪的大名在外,连谈几个对象都吹了。义父为他的婚事着急,给他介绍了妻子周祥芳,一下子将季之光的年龄瞒下去10多岁……季之光一直到36岁才结婚。此后,妻子一直和他同甘共苦,支持他在收藏的道路上一路走下去。
 “蜗居”赞化宫大杂院20
  收藏一向是有钱人的游戏,季之光的火花绝品,有的一枚就价值上万,人家都猜测他很富裕。可是,他从来没尝过奢华生活的滋味。
  很长一段时间,季之光一直住在扬州赞化宫内。赞化宫,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,实际上却是一个破落的场所。赞化宫历史上是扬州二十四个道观之一,后荒废。季之光最早就住在赞化宫废墟上建的一个大杂院内,从1952年开始,整整住了20年。
  季之光家的地面上过段时间就会积下厚厚的一层“千脚泥”,隔三岔五,他就要用锹铲泥,一铲就是一畚箕。有一次,全国30多所高校教授来扬开会,会议主办方事先没和他商量,就将教授们带到了赞化宫。由于屋子太小,领队灵机一动:“我们分批进去,一次4个人,看5分钟就出来。”见此滑稽情景,季之光哭笑不得。季之光有位邻居,在他家隔壁住了20年,也没到他家玩过一次。后来,因工作调动搬家,才到季家道别,在看了季之光的藏品后,邻居不禁由衷地感叹道:“住了20年,我差点错过你这样的好邻居!”
  后来还是在相关领导的关心下,季之光所在的工艺厂在沙北二村为他解决了一套住房。
  为了收藏,季之光生活非常节俭,不讲究吃穿。
  有一次,他到上海电影表演艺术家夏添的家中,取白杨从日本给他带回来的火柴盒,几乎就“现了相”。
  那一次,季之光穿着见客的中山装。在那个季节,季之光的“规矩”,向来是穿了外面的就不穿里面的。所以他夸耀说:别人一件衣服穿两年,我可以穿四年。而他那露出中山装领口的,也就只是一件那时候流行的“假领子”。
  因为天热,进门的时候,就有人招呼他把外衣脱去。别的客人把衬衫脱了,只穿着一件汗衫,可季之光仍然是长衣长裤。吃饭时,夏添催他除去外衣,季之光还是那话:“不热。”可事实上,他已经是汗流浃背,连脑门上都冒着“蒸汽”。在座的著名演员陈述、程之、仲叔皇忍不住冲着他一起大喊:“脱下来!脱下来!”可季之光就是不敢脱。
事后,夏添问季之光怎么回事,季之光老实地说,里面不曾穿衣服。夏添说,老季啊,你玩火柴盒怎么连衣服都忘记穿了呢?
痴迷火花
  对火花,季之光是相当痴迷,看见自己喜欢的,就想方设法得到。有时,为了一枚火花,想得觉都睡不着。
  光绪二十年,清宫为慈禧太后过六十大寿,湖北的一个火柴商特地彩印了两枚“蟠桃祝寿”的火柴贴画。那火花的一枚早已散失,另一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被日本的收藏家水源明窗获得。季之光在1957年日共主席野坂参三发表的文章中看到这个消息后,经多方打听,终于在7年后与水源明窗取得了联系。
  季之光隔三岔五地给水源先生寄赠火花,友谊加深后,提出想获得“蟠桃祝寿”火花复印件的要求。不想,水源先生竟给他寄来了“蟠桃祝寿”火花的原件。在信中,他说“这是中国人的珍宝,理当属于中国人”,“你收藏比我更有意义”。
  还有一次,有一位姓王的人得到一盒澳大利亚火柴,像只装潢精美的抽屉,他如获至宝地用手帕包了起来,轻易不肯示人。季之光听说后,托人把小王请到家中,把自己收藏的几百盒各种各样的中外火柴盒给他欣赏,小王看得激动不已。季之光当即送了整整一打《红楼梦》人物火柴盒给他,然后用商量的口吻说:“想看看你的那一盒。”小王终于掏了出来。季之光仔细看了后说:“确实漂亮。”小王看他爱不释手,就说:“季先生如果喜欢的话,就把它留下吧。”此话一出,正合季之光之意。
  有一枚1916年扬州印制的火花,在一位长者手上。季之光知道后,几乎天天上门给那老人扫地、打水、买菜……就差没将自己搬到他家去。最后,季之光又偷偷地将母亲当年的定情信物——一只碧玉鸳鸯蝴蝶杯送给了老人。吓得老人连忙说:“玉杯我是不会收的,这火花你好好保存吧。”

  海内外的友情
  随着季之光在收藏界的知名度越来越高,给他写信的人也越来越多。每天,海内外的来信像雪片一样飞来,最多的一天能收到几十封信件。而季之光总是乐此不疲,沉浸在看信复信的喜悦之中。信件使他得到人生的乐趣。他将信件比作情人,只要有一天收不到信,心里就闷得慌。
  有一次,一位俄罗斯的朋友给他寄来一个包裹,内有糖果、画报、纪念章等。他照例礼尚往来,给对方寄去一本连环画,两套扬州剪纸,人民画报,还有谢馥春的鸭蛋香粉。一个多月后,这位朋友写来回信:“季先生,你给我们的百宝箱收到了,我们非常高兴。尤其是那个大白球,很有意思,喷香得很,这大概是中国名点吧,就是没有什么味道。我们全家把它冲成咖啡,全部吃了。如果方便的话,请再寄两盒来好吗。”季之光看了以后,差点没吓死。赶紧寄了一封快信:“那是化妆品不能吃,会闹出人命的!”
有一次,他出差回来,发现门怎么也推不动。他使劲用肩膀扛,才将门推开。低头一看,原来门里的信箱满了,信件落出来堆得老高,将门挡住了。他连忙放下行囊,忙不迭整理信件。乖乖,短短二十天,竟然来了四百多封信。他拆信看信几乎花了一天时间。他是个守信用的人,一定要给每个人亲笔回信,白天时间不够用,只得挑灯夜战。整整两天三晚才将复信写完。
季老朋友遍天下,如周而复、张乐平、范曾、马季、侯宝林、艾青、程十发、梅兰芳、琼瑶、田原等等。有道是:道中友无偿相赠,附庸客万贯不予,这就是季老,一个在当今急功近利,金钱至上的社会仍能保持着理想和信念,开明豁达的怪老人。如果写信给季老只要写《扬州第九怪收》就行了,因为扬州人都知道。”
季老笑着说到:“不敢当,言重了。我平生有三慰:好朋友、爱书法、藏火花。一个人做人要诚实,做事要踏实,好人好事常想起,小人恶事善忘记。吃亏是福啊!”
是啊,望着老人慈祥的面庞,听着老人富含哲理的话语,我渐渐理解了老人的怪,喜欢上了老人的怪,季老------一个慈祥,执着,开明,豁达的“怪”老人,一个绘声绘色讲述 “汤的故事”的老人!
 作品列表
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对本站内容进行复制或用于其他任何目的
CopyRight (C) 2007-2008 名人字画网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电话:13952798767  E-mail:630809120@qq.com QQ:1527202573 苏ICP备08100303号